当前位置 : 首页 > 专栏> 方寸 > 鲁能当学王右军 富德羞煞金钱君

鲁能当学王右军 富德羞煞金钱君

方寸 时间 : 2016-08-03 17:58:32 作者 : 485 人查看

【导读】 :

国足备战世预赛,中超联赛休战两周。一日,李纨与黛玉、探春、宝玉等吃茶闲聊,李纨道:“这中超要到8月14日才重新开打,想来还有半个月时日,如今正值盛夏,宜静不宜动,不如把诗社再活动起来,也算是静中有动。”探春说:“我正有此意,只是觉得诗社已经多年没开张,怕大家早已没了这份兴致。”宝玉道:“既这样,我把宝钗他们叫了来就是。”李纨道:“就你急,不过刚议,且商量个时间。”探春道:“来日不如今日,此刻便好。”说着就拿起电话,请宝钗、迎春等几个过来,然后又吩咐丫环准备笔墨纸张等用品。

不一会,众人到齐,探春请李纨出题。李纨道:“咱们既是为中超而来,自是以中超为题了。”迎春道:“这么着,我来限韵了。”宝玉忙说:“都什么时代了,限韵就落伍了!”李纨道:“不限韵也罢,这限时还是要的。”迎春就命丫环点了一枝梦甜香。这梦甜香只有三寸来长,有灯草粗细,以其易烬,故以此为限,如香烬未成便要受罚。

丫环分发纸笔,众人都悄然各自思索起来。独黛玉或抚弄梧桐,或看秋色,或又和丫环们嘲笑。一时探春便先有了,自己提笔写出,又改抹了一回,递与迎春。因问宝钗:“蘅芜君,你可有了?”宝钗道:“有却有了,只是不好。”宝玉背着手在回廊上踱来踱去,因向黛玉说道:“你听他们都有了。”黛玉道:“你别管我。”宝玉又见宝钗已誊写出来,因说道:“了不得,香只剩下一寸了!我才有了四句。”又向黛玉道:“香要完了,只管蹲在那潮地下做什么?”黛玉也不理。宝玉道:“我可顾不得你了,管他好歹,写出来罢。”说着,走到案前写了。

李纨道:“我们要看诗了。若看完了还不交卷,是必罚的。”宝玉道:“稻香老农虽不善作,却善看,又最公道,你的评阅,我们是都服的。”众人点头。于是先看探春的稿上写道:

咏中超:招凤梧桐金元培,侯鸟闻讯落纷纷。洋鸟身价惊世界,土鸟一夜超黄金。英超意甲何足道,巴甲失色丧良禽。莫叹资本销魂易,天下遍地金钱君。

大家看了,称赏一回,又看宝钗的是一首《赞富德》:珍重雄心昼掩门,自携子弟耕绿茵。汗苦洗出新竹翠,志坚铸就不屈魂。千般磨砺刀锋俏,几番冰雪始到春。一入江湖豪杰惊,羞煞几多有钱人。李纨笑道:“到底是蘅芜君!”说着,又看宝玉的道:四星王者落平阳,愁容深深映重门。情志不诚愧东岳,六艺不精负圣人。若要趵突重鼓舞,右军墨池习勤奋。再拜卧龙学运筹,明湖荷花喜泪奔。

大家看了,原来写的是鲁能泰山。宝玉说探春的好。李纨终要推宝钗:“这诗有身分。”因又催黛玉。黛玉道:“你们都有了?”说着,提笔一挥而就,掷与众人。李纨等看她写的道:推倒院墙拆重门,碾金为土玉为盆。看了这句,宝玉先喝起彩来,说:“从何处想来!”又看下面道:偷来巴西三分意,借得意甲一缕魂。众人看了,也都不禁叫好,说:“果然比别人又是一样心肠。”又看下面道:俊杰联袂捧亚冠,痴男怨女泪双奔。凌波微步谁共舞?倦倚西风夜已昏。

众人看了,都道:“是这首写恒大的为上。”李纨道:“若论风流别致,自是这首;若论含蓄浑厚,终让蘅稿。”探春道:“这评的有理。潇湘妃子当居第二。”李纨道:“怡红公子是压尾,你服不服?”宝玉道:“我的那首原不好,这评的最公。”又笑道:“只是蘅潇二首,还要斟酌。”李纨道:“原是依我评论,不与你们相干,再有多说者必罚。”宝玉听说,只得罢了。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