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中心> 文化沙龙 > 我的城市我的球

我的城市我的球

文化沙龙 时间 : 2014-09-15 15:35:00 作者 : 1109人查看

【导读】 :一 奥地利作家茨威格,在描述他所深爱的维也纳时,曾发出这样的感慨:“有没有这样一种事物,远本好似无关紧要的外来品,却最终在这个城市生根,成长,终于成为这个城市血肉相连的一部分,休戚与共的情感,与生俱来的 ...

一  

奥地利作家茨威格,在描述他所深爱的维也纳时,曾发出这样的感慨:“有没有这样一种事物,远本好似无关紧要的外来品,却最终在这个城市生根,成长,终于成为这个城市血肉相连的一部分,休戚与共的情感,与生俱来的骄傲。”关于维也纳的“这样一种事物”,茨威格的答案,就是响彻全世界每个角落的维也纳音乐。

那么济南呢?

作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认证的世界最古老城市,济南比维也纳承载了更多历史的传承。流连在老城区的每个角落,都仿佛在翻阅一本古老的线装书,一个街道名,一句方言俗语,仿佛都会牵连出绵长的历史,脍炙人口的典故,流光溢彩的人物。然而却一样有一种“外来品”,在最近的17年中,在这本“古书”中生根发芽,吐出芬芳蓓蕾,成为这个城市最亮丽的风景线、这个城市市民们苦乐相依的寄托,那就是——— 足球。

说足球是济南这个城市的“外来品”,似乎有些不正确。2004年国际足球联合会主席布拉特正式宣告:“足球起源于中国山东淄博。”成了当年震动世界足坛的大新闻。布拉特说的“足球起源”,就是古代社会的雏形足球——— 蹴鞠。但许多人不知道的是,蹴鞠这种运动起于临淄,却兴于济南。早在齐桓公“春秋五霸”时代,济南就是古齐国军事重镇,当时的齐相管仲就曾在济南推广蹴鞠,作为军事训练的手段。到了西汉时期,蹴鞠运动在济南更兴,两汉时期但凡有名望的济南儒生,都会几脚球艺,最有名的当属那位万里请缨、折服南越王的西汉少年英杰终军。汉书上说他“好蹴鞠,其蹴鞠技颇有大将风”,如果不是从政为使,也是个颇具领袖风范的球星。后来他孤身入南越,说服南越诸国归附汉朝,为我国统一的多民族国家的形成作出了贡献,其本人也壮烈捐躯。其豪气干云,慷慨忠义,即使在两千多年后的抗战时代,也令无数后人动容。抗战时期中国远征军军歌的第一句,就是“君不见,汉终军,弱冠系掳请长缨”。书生请缨的壮怀激烈散尽,却更见热血少年立威球场的勃勃英姿。

但在建国后相当长的时间里,济南却着实是足球运动的“荒芜地”,新中国初期的足球运动基地,是以东北的大连以及胶东的青岛为主,后来发展起来的,还有南方的广州、西南的成都。从20世纪50年代一直到90年代,中国国家足球队的人员构成,也大多以辽宁、广东为主。济南足球“荒芜地”走向繁荣,起于1994年职业联赛草创时,当时作为“山东济南泰山将军队”参赛的“泰山队”,还是一穷二白,比起诸多俱乐部“烧钱”的大手笔,当时的泰山队,竟然穷到夏天没钱买蚊帐、两个门将合用一副手套的地步。济南的球市在1994年年尾的中国足协统计里上座也位于中下游。在那段中国足球职业化迅速火爆的时日里,媒体爆炒着成都的金牌球市,津津乐道上海的城市足球……足球之于济南,仿佛是一片荒漠里生根的仙人掌,在默默无闻中顽强地成长。

然而守得云开,却终见了月明。济南球市的第一支强心针,是1995年11月26日,济南泰山夺取了足协杯冠军。弱小的济南泰山队,在那场足够载入史册的比赛里,上演了以弱胜强的经典神话。在那以后的第二年,济南球市出现了异乎寻常的火爆,场均上座人数达到了3.5万人,获得了年末中国足协颁发的“观众最多奖”。火爆起来的济南球市,却从此真正让中国足球见识到了“疾风知劲草”的含义。而后的中国足球,或喜或悲,或起或落,曾经的黄金球市,在一次次风波中如雨打芭蕉般凋零,却还是济南人,诠释了“不离不弃”的含义。随着1998年鲁能集团入主泰山队,之后的十多年中,济南一直保持着相当高的足球热度。多年以来,无论是各级媒体还是足协官员,说起济南球市的火爆,总会有一句习惯了的感叹:“风景这边独好啊!”对于经历无数风波、打击、失败、苦痛的中国足球来说,简单的感叹,足够比金子珍贵。

风景这边独好的济南球市,却更有许多特殊的图景。

济南人爱球,不仅仅是爱看球,爱踢球,更爱品球。互联网上的草根足球写手里,济南写手占了相当大的比重,且手段五花八门,有的甚至善用古文、唐诗、宋词,用以调侃中国足球。最早用情景喜剧调侃中国足球的,用《XX本纪》调侃中国球员的,都是济南写手的“杰作”,而字里行间,熟悉老济南文化的人都会说,这是一种济南人特有的幽默。

济南的业余足球联赛,没有北京、上海这么大的阵仗,但却星罗棋布,散布在这个城市的各个角落。随便上百度点击一下就会发现,在每一个周末,偌大的济南市的边边角角里,至少会有近20场比赛在开球。济南各个高校的公共球场,在每周五的时候,就会被约战的球队“订”满了。济南人不像北京人那样喜欢上纲上线讲“伟大意义”,也不似上海人那样会作秀,踢球的目的很单纯:锻炼身体交朋友。比赛的规模可以很小,关起门来踢个痛快,大家可以在球场上杀个你死我活,为了一个犯规一个吹罚,脸红脖子粗地争个天翻地覆,但下了球场,大家几杯扎啤喝过,却又亲得如兄弟。济南人爱球,爱得实诚。

看球自然是狂热的,有时也狂热得闹出些“新闻”来。但曾有一个在搜狐网站工作的朋友告诉我,搜狐网足球论坛每天的浏览用户里,有百分之六十的用户来自于山东省,而在这百分之六十的山东用户中,一半左右的用户,都来自山东济南。而在中超各支球队的官方论坛上,山东鲁能球迷论坛的用户数量和访问量,都是全国当之无愧的翘楚。职业联赛17年,中国足球造就出了诸多“金牌球市”,但这些“金牌”的基础却格外脆弱,但凡形势有风吹草动,立刻从繁荣转入萎靡。唯独例外的,却依然只有山东济南。任中国足球风云变幻,沉浮起落,不变的却是济南足球市场的欣欣向荣。一个在济南工作了10年的北京朋友曾对我感叹:“10年前我来济南的时候,男同事间打招呼的用语都是:‘吃了吗?’10年后的今天,大家相互见面的第一句话,肯定是:‘看球了吗?’”    

在每年的联赛赛季期,济南交通最拥堵的时候,往往是每次主场比赛开球前的3个小时——— 那时候大家或是蜂拥地奔向球场,或是心急火燎地回家打开电视。济南交通最顺畅的时候,却往往是每周泰山队比赛开球后的1个半小时内,那时候大家都焦急地守在电视机前,呐喊在球场的观众席上。而比赛之后上网发帖,聊球评球,济济一堂开怀畅饮,更成为诸多济南男人的休闲方式。2010年年初,曾有传言说要“停摆”中超,一个开烧烤店的朋友登时就嚷嚷起来:没了中超,我的烧烤店怎么过?或许我们自己都没有意识到,从1994年职业联赛开始以来,足球已经不知不觉地成为济南人重要的生活方式。

把足球之于济南,比喻成音乐之于维也纳,有些远,似乎也有些大,但确实很像。足球在济南人的日常生活中,地位正在越发的重要,与其说是外来的足球植根于济南的荒漠,不如说是现代职业足球的文明,唤起了济南人沉睡已久的足球情结。小小的足球,沉甸甸的爱,承载的绝不仅仅是比分的胜负,更有济南人性格、文化、生活传统上的传承,传承的表现,恰是济南人爱足球,爱得如此实诚。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