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中心> 媒体声音 > 【足球报】青训系列专题-鲁能足校的青训升级战

【足球报】青训系列专题-鲁能足校的青训升级战

媒体声音 时间 : 2016-11-24 16:22:46 作者 : 181人查看

【导读】 :


搭建金字塔结构,最先进理念全方位培养 

《足球》:来到鲁能之后,你和你的同事有一个怎样的总体工作计划?

西蒙:首先我们要搭建一个金字塔式的青训结构,我们会在小年龄段创建更多的队伍,越往上队伍越少,我们相信在金字塔的底层,小年龄段队伍越多,我们就有更多的时间,更多的选材空间。然后,我们再进行精英式的培养,最后,绝大多数球员都是为职业队培养的,即使我们一线队容纳不了,也要在其他俱乐部找到位置。我们不想再出现球员到了19岁再放弃足球的情况。

我们还是希望在14岁左右给球员一个评价,让他们在那个时候做出选择,而不是到了19岁再做出选择,如果我们到了19岁,有十七八个球员没机会,或者有十二三个球员成为中超球员,那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概念。还有,我们会把金字塔分成不同的阶段,不同阶段有不同的训练方式,但都在一个统一的技战术理念指导之下。

在此之前,鲁能足校有过来自塞尔维亚、葡萄牙和巴西,现在又是葡萄牙的团队,这种不同地区的教练,风格该如何传承?

首先呢,不好评价之前的教练,但鲁能足校现在存在的问题是很重视球员的身体训练,所以我们还是需要进行一些改变,把欧洲最主流的、领先俱乐部的青训理念移植到鲁能足校来。

更重要的是传承,我们不能两年一换,像巴塞罗那,不管教练员怎么变化,但理念是不变的,波尔图也是一样的,一直在坚持一个理念,有的时候,我们会遭遇困难,但我们还是要坚持这个理念,很多年之后,一定会有收获。这个理念,不能有任何的余地,不能出现我认为什么什么,没有余地,只有接受或者不接受,像巴萨的理念,就是从后场组织进攻,对手也知道巴萨这么做,所以会前场紧逼,但如果突破了对方前场的紧逼,自己的中前场便获得人数和控制的优势。

巴萨的这个理念肯定遭遇过失败,但最终经过了时间的检验获得了收获,培养出了巴萨需要的球员,他们可以换一线队教练,换青训教练,但理念是不变的,而且管理层在选择的时候,也是选择认可这种理念的教练。

我们即将树立的理念,是不是就是对于球的控制,从后场开始组织,全攻全守,这种整体的打法?

基本是这样,这是我们战术的绝大部分,当然还有其他,在这个理念之下,我们球员有更多出球的机会,更多做选择的机会,对于他们的成长非常关键,球员也喜欢这种打法,他们会更加兴奋,更加自信,会更加热爱这项运动,当然,他们也会承受压力,但没有压力,如何成长。

球员个人欲望和技战术体系发生冲突怎么办,比如有的孩子可能更喜欢突破,等等。

这是不冲突的,球员的个性需要保护,他们的优点需要发挥,当然,要告诉他,什么时候需要突破,什么时候要融入团队之中。不管怎么说,你的突破,你的速度,你的传球,你的射门,我们都会鼓励,但会告诉你如何发挥天赋,如何让天赋完美融入比赛。一个不变的地方是防守的原则,从小时候的一对一能力,到最后的整体的防守能力,循序渐进,始终贯彻和要求。

鲁能足校和鲁能俱乐部的理念如何统一,毕竟一线队教练可能更加多变。

这是一个理想的状态,大多数情况下很难实现,完全能做到的只有几家俱乐部,如巴萨,其实就未来而言,在这种青训理念培养出来的球员,在一线队可以更加适应任何打法和技战术要求,因为我们这些理念,最核心的是培养球员的技术能力、战术应对能力,以及面对压力的能力,是真正培养优秀球员的理念。 


足校改革-还没做到真正的专业选材和出路是两大重点

谭朝晖,鲁能足校党委书记、常务副校长,鲁能青训实际总负责人,同时担任中国足协青少年委员会委员。他是鲁能体育的元老级别人物,董罡时代便已经是俱乐部高层,历任体育文化公司副总经理、鲁能足校党委书记、鲁能足校常务副校长等职务。

2016年,谭朝晖正式出任鲁能足校常务副校长,作为鲁能体育的元老级人物,再加上长期出任足校党委书记,这份工作对他来说原本是驾轻就熟的,但谭朝晖显然不这样认为。

"鲁能足校经过了18年的发展,坚持和成绩清晰地摆在中国足球面前,很多人提起鲁能,都会对鲁能青训竖起大拇指,我们很骄傲,然而,作为我们自身,同样感觉到惶恐和惭愧,因为在整个发展过程中,我们也暴露出不少的问题,唯有全面梳理才能更上层楼,这尤其体现在青训理念上。"谭朝晖告诉记者。

谭朝晖同时表示:"目前,中国足球和足球的青训都进入了一个高速发展的阶段,与此同时,鲁能足校前几年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在这个新的时期,鲁能足校一方面要敢于自我加压,否则不进则退,对于改革,我们同样在梳理和深化,解决困扰改革的一些实际问题,更重要的是,面对青训教练身价暴涨、年轻球员缺乏锻炼机会等问题,我们必须寻求真正的解决之路,面对这一切,让我们不敢有丝毫的放松。"

【办学理念】

我们干了18年了,但还没做到真正专业

《足球》:前段时间,王永珀回到足校,他说母校的变化实在是太大了,他也寄语小学员要珍惜,请您介绍一下足校目前的发展情况。

谭朝晖:王永珀回到母校,给我们小球员说了很多,我们非常高兴足校走出去的球员能够走回来,哪怕他成为了顶级球员。

足校在最近几年的发展是非常迅速的,包括海外青训的拓展,也包括新校园建设,与此同时,我们今年围绕校园文化建设、青训理念改变、教练团队建设、年轻球员培养,尤其是18到20岁的年轻球员培养方面,进行了全方位的梳理。

我常常跟他们说,以前鲁能足校一家独大,因为我们坚持和努力了,只是,那个时候,你做得再好,或者做得很一般,可能都显现不出差别,因为没有比较,但现在形势不一样了,大家都在抓青训,这个时候我们只有一条路:努力做到最好,没有别的选择。

这次,我最想说的还是我们的不足,尤其是理念的不足。

可以举一些例子吗?

我们干了18年足校了,可我们还是没有做到最专业,比如说,我们正在新训练场片区建设一个功能房,是一个全方位的功能房,球员训练完之后,从冲鞋开始,到更衣室,到冰疗恢复,包括训练总结等等,全方位、完全功能化的功能房,比如说,我们的冰疗室,现在很多球队还是用往水里加冰的方式,但我们已经用压缩机,支持多名球员同时进行冰疗,也可以做到更好的温控。

我的要求就是最专业化的,然后我们足球部开始做方案,做出来方案,我自己都笑了,我说,你们怎么把更衣室给弄成最初的澡堂形式了?你知道他们怎么弄的吗,一个非常好的更衣室,他们在中间给摆了两排柜子,就像游泳馆的更衣室一样,我说,足球的更衣室是有更衣室文化的,我们做了18年了,总要体现自己的文化,更衣室更是交流和沟通的地方,你这两排柜子,算什么?既然我们要与国际接轨,球队更衣室就要体现出我们鲁能青训的足球特色和独特的更衣室文化。

我的想法的是,我们U17夺取过南非"未来者杯"冠军,我们的U17年龄段的更衣室就叫做"未来者杯"更衣室,我们U15夺取过多次"耐克杯",那我们的U15更衣室就叫做"耐克杯"更衣室,我们的更衣室,一定要和国际一流的更衣室一样,要做到有文化,有专业,有功能。

球队建设的理念方面呢?

我还是要说几个例子,今年"潍坊杯"大家都知道,比赛我就不说了,我就说比赛结束后,当时比赛完了,我们学校的一位官员大手一挥说:就地解散。当时我就在场边,我听了直接蒙了,我说你等等,你为什么要解散?我们重金打造了这样一个顶级的国际青少年赛事,打了这么多高质量的比赛,不正是要总结,要吸收吗?你一句解散,孩子都去玩了,我们这个比赛的意义在哪里?

那一次,我狠狠地批评了他一顿,更是扣了他的钱,我说,你们走南闯北这么多年,也见识了很多,但我现在看到你们故步自封的样子了,鲁能足校以前没有竞争,现在还没有竞争吗?即便以前人家都不搞青训,但我们自己搞了这么多年,教训也很多吧。我们必须不断提高自己。

这次U17打完,他们又想放假,我说不行,谁放假我扣谁的钱,你得让孩子们先好好总结,不是你们给他们总结,让他们自己总结,哪些比赛出了哪些问题,哪些比赛该赢没赢,以后该怎么办,让他们自己意识到,明白了,再放假。

比如我们和华夏幸福的比赛,我们就出现了失误,赵剑非没有能够及时传球,为什么没有能够传球,我清清楚楚看在眼里,赵剑非自身出现了一些问题。那么,这些事情不应该总结吗?

这一次,我先和赵剑非谈,随后我们足球部和赵剑非谈,我们的外教西蒙也和赵剑非谈,他是个青训专家,也是个心理学博士,更清楚如何去和年轻队员沟通,我们就是需要把年轻人成长过程中的一些问题彻底改变过来。

其实,在整个过程中,我经常说,我是足校的党委书记和副校长,但我不是官员,我就是服务者,是全力保障教练员发挥才华和球员充分成长的保障者,我们足校,从我开始,每个所谓的官员,都必须重新确立自己服务者和保障者的身份,我们足校的主角,永远是我们的教练和我们的孩子。

【队伍建设】 

要成绩更要轮换率,帮助段刘愚战胜困难

《足球》:在球队建设方面,足校现在有怎样的想法?

谭朝晖:今年,我们足校各个梯队的成绩都非常不错,我们U13得了第二名,但我们U14和U15都获得了冠军,U17因为各方面因素,我们没有能够夺冠,这个原因回头我会详细说一下。

但我给教练员说了,我们需要成绩,因为成绩代表着足校的形象,也可以让孩子获得更大的信心,但我不单纯要求成绩,我更看重球员的轮换率,轮换率,我会给你们一个强制要求,让每个孩子尽可能多地获得机会。现在,17岁之前,哪个孩子能够成才,哪怕眼光最毒的人都看不准,因为阻碍孩子成才的因素非常多。

举个例子,我刚到足校的第一年,我就去了一个球队,跟他们一起,就是侯志强带的95年龄段的球队,当时他们

U15的时候,参加"环地中海杯",120多支队伍,有一场比赛,如果赢了,接着面对巴塞罗那,结果0比1输了,孩子都哭了。就是在那支球队中,很多球员一开始并不出彩,但后来慢慢涌现出来,比如唐诗、韦世豪等,也比如李海龙他们。

在目前梯队中,刚才你也提到了赵剑非,还有一个球员备受球迷关注,这就是段刘愚,可以谈谈他的情况吗?

段刘愚现在和张源书、曾宇明一起在巴西DB俱乐部踢球,段刘愚小一岁,在巴西打不上比赛,他父亲很着急,多次找到我们,这次"潍坊杯"的时候,我和段刘愚,包括张源书和宇明进行了一次深入的沟通,我就给段刘愚说,你是我们学校高价买来的,你的成长,我比你更着急,你的上场和锻炼,我们也是绞尽脑汁,但我们再着急,总不能逼着巴西教练让你上场。

我给段刘愚举了一个例子,就是杨程,大家都知道,杨程在鲁能很多年,但先是李雷雷,后来是王大雷,杨程起起伏伏,但这么多年他没有放弃,所以现在他是华夏的主力门将,是队长,是拿着高薪的,这就是一个球员不放弃之后的收获。"潍坊杯"沟通了之后,段刘愚回去之后变化很大,我们在巴西的人员告诉我说,他一直在努力加练,也更加动脑筋踢球,我相信,他一定可以有更好的发展。(备注:在21日的一场比赛中,张源书代表

DBU20队出场,上演帽子戏法,帮助球队5比1击败巴拉纳体育U20队。)

【教练团队】 

聘请专职教练负责技术,正聘请足校总教练

《足球》:现在,中国小球员普遍出现了身体素质出色但技术差的问题,其实我们93一批球员同样有这个问题存在,鲁能足校有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有没有采取行动?

谭朝晖:这个我们非常清楚,中国孩子的基础打得非常不牢靠,比如我们的外教过来之后,都认为孩子们身体、速度都不差,但技术差,另外就是应对比赛能力差,也就是球商差。

我们这次聘请外教团队,我们给9到12岁的孩子专门请了两个外教,从小教他们技术,比如基本的技术,也包括孩子喜欢的踩单车等,一个是麦托斯,一个是蒂亚戈,证书不高,但脚法好,孩子都很喜欢他们,他们最喜欢踩单车过人。

现在,我们足校的一个重点就是强抓9岁到12岁孩子的训练,来补他们的基础,除了专职教练,我们有几个办法,比如单项技术竞赛,因为有了这样的比赛和奖励,他们就会在课余时间加练技术,相对应的是,我们开放球场,让他们有场地加练。

还有就是校内联赛,让孩子把技术运用到比赛之中,否则只练技术也没用,校内联赛现在也开展了,每周我都要请外面的球队过来,比如上周,我们请了济南经二路的球队过来打比赛,他们也是我们学校的校外青训基地,我们还会安排不同年龄段球队的比赛,但肯定要事先制定一些让球规则。

现在的外教团队组成是怎样的?

这次我们全面聘请了外教团队,是我们足校经过详细考察后敲定的,体育文化公司也进行了授权。

之前我们签的足校总教练是波尔图青训总监、U19队主教练卡斯特罗,但当时他父亲癌症,他希望继续留在葡萄牙照顾一下,我们给他的时间是到年底,现在我们也在做其他方面的准备。

除了卡斯特罗,我们的其他外教团队都已经到位,包括总教练助理西蒙,他是波尔图U17队的主教练,也是我们U17队执行教练,守门员教练是路易・科雷亚,原来葡萄牙国家队的二门,还有其他多名外籍教练,目前外教总人数已经达到8人。

外教和中方教练带队如何配合?

现在,让外籍教练单独带的道路是走不通的,因为中国孩子没有欧洲孩子的那种素养,欧洲的孩子自律性早就建立了,但我们还没到那个阶段,比如我们97年龄段,当时外教除了训练别的什么都不管,导致孩子直接玩疯了。

我们99年龄段去了巴西之后,也面临类似的问题,回来之后我们做了大量的工作,当时是华爽担任球队助理教练,负责球队的纪律管理,他非常细致,管理了三个月,训练、学习、作息,都非常严格,有天晚上,11点多了有个孩子玩手机,我们给他停训停赛,家长过来找,我说有什么可找的,就他违反了规定,就这样,整个情况才扭转过来。

但未来,我们整个青训基础踏实了,孩子自律性更强了,外教便可以单独负责球队,但现在还需要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

【球员管理】 

为球员提供5个出口,同时抓好选材工作

《足球》:鲁能青训基础牢固,但在由年轻球员到职业球员成长的过程中,也出现了一些问题,怎么解决这些问题?

谭朝晖:这个现象,我们一直在关注,包括此前巴西基地的建立、欧洲留洋通道,都是为了解决球员的培养问题。

目前,18岁之后球员的培养非常关键,根宝足校的孩子之所以涌现出众多国脚,他们打了2年乙级联赛和5年中甲联赛是非常关键的,现在,我们针对18岁以后的球员也提供了5个出口。

第一个出口很简单,鲁能一线队或者预备队,比如王彤、刘彬彬、吴兴涵、李松益等等这些球员,进入了鲁能一线队并且较为稳定地打上比赛。

第二个出口,就是留洋,我们巴西基地DB俱乐部目前正式进入职业联赛,这是一个机会,另外一个是欧洲,包括葡萄牙、德国奥格斯堡、奥利地等等,奥利地更是主动和我们取得了联系。

第三个出口,中国低级别联赛。今年我们和淄博的俱乐部合作,希望他们冲到乙级联赛,我们给他们孩子,让他们去征战中乙联赛。但这一次,他们没有能够成功,我们明年还要做。我们是想投资低级别俱乐部,为此我也和足协谈,我说过青训要想有成果,比赛机会非常关键,波尔图为了培养自己的孩子,打着三个级别的联赛,我们去征战中乙,和中超有2个级别的差距,这算什么关联关系,中国足协目前也正在研究这个方案。这绝不仅仅是为我们一家俱乐部设定的,而是为所有有志于青训的俱乐部设定的。

第四个出口,是转会或者租借孩子到其他俱乐部成长,我也在和体育文化公司以及鲁能俱乐部谈,希望足校拥有更多的自主权,如果人家给我们培养好了,我们买回来都可以。

第五个出口,就是大学,我们大学升学率一直非常高,那些可能打不上职业联赛的孩子,几乎都去了大学上学,好多都是名校,这也是我们原本的一个优势,所以我们在教学方面抓得一直比较紧。"

在选材方面呢?

我们在建设我们的选材基地,每年都在建立,期间也有淘汰,现在很多城市都找到我们,希望和我们全面合作。

还有一个就是球探,从众多青训俱乐部和学校,也包括我们的选材基地寻找优秀的苗子,比如我们从鲲鹏就引进了一个球员,但这涉及政策和费用,比如政策就需要俱乐部支持(本报上一期进行过详细报道)。我也给俱乐部说,你每年运作球员的费用,不管是卖出还是买入,费用的1%给我们足校买孩子,孙华老总非常支持,但里面有一些壁垒无法解决,还有一个方式,等联合机制补偿健全了,俱乐部卖出我们足校的球员,我们希望能够拿到联合机制补偿的钱,作为选材经费。当然,我们是一家人,集团对我们支持也非常大。

从选材到留洋,面临的问题有哪些?

现在难点在于人才,尤其是海外人才。我们一直寻求国际机构的合作,比如我们之前就和贝肯鲍尔基金会进行过联系,贝肯鲍尔也到鲁能考察过,现在有个问题比较突出,我们走国际化,就必须要有国际化的人才,要明白当地的政策、能够和当地足校、当地俱乐部有不错的关系,这样的人才,我们在自己培养,但也需要更大力度地引进。其实,不仅仅是留洋,足校的任何事情都是如此,没有人才,你再好的设想也没用,所以,我们随后在人才引进方面会下更大的功夫。


荒漠中的绿洲被盯上了

从2015年到2016年,鲁能足校青训教练开始出现流失,原因就在于各中超俱乐部对于青训空前重视起来。到目前为止,鲁能足校流出的知名教练包括原93年龄段主教练胡义军,他加盟了恒大足校;原鲁能足校教练尹德强,他加盟了权健青训;原鲁能球员、鲁能足校教练王晓龙,他加盟了华夏幸福青训。

根据鲁能足校的统计,鲁能足校最近一段时间,总计有6名教练离开并加盟了其他足校或俱乐部。

多名鲁能足校教练的流失,反衬了鲁能足校在过去十几年的坚持,也证明了中国青训在过去十几年荒漠化的状态,鲁能其实就是荒漠中的绿洲,和鲁能青训并列的绿城青训、根宝基地,因规模小、教练少,而没有遭遇鲁能的尴尬;另一方面,鲁能足校教练流失,也引发了鲁能体育和鲁能足校的重视,并为之寻找应对之道。

[流失]必须面对的尴尬

胡义军、尹德强、王晓龙,都是鲁能足校优秀的青训教练,需要说明的是,这个王晓龙,是和当初徐峰一起的前鲁能队员,退役后担任鲁能足校教练,执教认真、性格温和,深受学员们喜爱,而非富力现役球员王晓龙。

  鲁能足校被觊觎的,不仅仅是这些成名已久的教练,甚至一名非常年轻的教练也会被挖。汤伟明,原是鲁能足校的一名学生,但没有能够入选职业队,随后,汤伟明选择了英国留学,回国后,因为语言能力出色,他重新回到鲁能足校担任翻译。

由于有较好的足球基础,汤伟明后来向足校申请成为教练员,并最终获得了足校的同意,他是鲁能足校非常年轻的一名教练员,也是王晓龙的助教。在王晓龙加盟华夏幸福之后,汤伟明也为被夏幸福挖走,华夏幸福给他提供了远高于鲁能足校的薪酬。

“其实,我非常理解那些离开足校的教练员,一方面,其他俱乐部或者足校确实给了他们很好的待遇,意味着生活质量可以获得极大的提高,另一方面,我们自己培养的教练员获得认可,本身也是鲁能足校的实力所在。当然,更加关键的是我们如何保持我们教练员队伍的稳定,目前的情况给我们的压力极大,随后我们会谈到这个话题。”鲁能足校常务副校长谭朝晖告诉记者。

尹德强的离开让谭朝晖非常可惜,在谭朝晖看来,尹德强是一名极为出色的小年龄段教练,“他对于小年龄段的把控非常好,也是我非常欣赏的教练,他的离开我很心疼。我也对他说,你在鲁能足校干了十六七年,只要你想回来,我们大门随时敞开。他的离开,又不单单是待遇的问题,他认为,他应该获得更高的平台,比如更高年龄段的球队,但我们的想法是,他是小年龄段的专家。我们在沟通过程中出现了问题。”谭朝晖表示。

目前,鲁能把足校青训分为三个大年龄段,9到12岁是一个年龄段,13、14和15岁是一个年龄段,16岁以上是一个年龄段,鲁能足校的做法是,保持三个大年龄段内部的教练员稳定,以此保证这些教练对这个年龄段的掌控。

实际上,鲁能足校不但出现教练员的流失,也出现过工作人员的流失,原鲁能足校大型赛事部负责人王国栋最初是一名翻译,因工作出色担任大型赛事部负责人,主要负责“潍坊杯”工作,2015年,恒大足校重金挖走了王国栋,但在恒大足校工作一年之后,王国栋并不适应,再加上王国栋是潍坊人,他向谭朝晖流露出了回足校的想法,对此,谭朝晖力排众议重新聘请了王国栋,并让他担任鲁能足校翻译组负责人。

“我们必须要树立一个观念,流动并不一定是坏事,我们必须要有一种胸怀面对这种流动,包括离开足校,也包括回归足校,实际上,走出去再回来,一方面增长了见识,另一方面也更踏实了,王国栋,我肯定会更加重视。”谭朝晖说。

[团队]人才济济仍很强大

“我们有一些教练离开了学校,但我们仍旧有很多优秀的教练在学校扎根。”谭朝晖说。

前鲁能泰山队球员、鲁能U15队主教练于远伟就是这样的一名教练,目前他正在带队参加U15冠军杯比赛,面对此前9:1击败U15亚军新疆队的日本札幌,鲁能U15打出了较高的技战术水准,一名第三方视频直播员就在微博中表示:“比赛节奏太快了,我都忘了直播。”这场比赛,鲁能足校错失了一个点球,1:2告负,尽管未能复仇,但通过这场比赛,鲁能足校也在一定程度上为中国青训正名,尽管中日青训差距仍旧非常明显。

鲁能U14队主教练姜鹏也是鲁能足校培养出来的,他是韩鹏、邓小飞的队友,2004年开始在足校担任教练员,担任过校队主教练(校队非鲁能梯队,属于鲁能足校同年龄段二队或者三队),梯队助教,一路坚持,最终成为了鲁能梯队主教练,2015年,他带领球队连续获得

U13春季联赛和球迷联赛冠军。鲁能多位功勋教练员目前仍旧在鲁能足校工作,包括曾出任中能主帅的郭侃峰,他目前是鲁能足校中方教练员负责人,曾经培养过王永珀的张涛目前仍旧在鲁能足校效力,此外,张崇来、张蓬生、唐晓程、徐斌等优秀的教练仍旧在为鲁能足校效力。

一些年轻的教练也在成长,赵硕,鲁能足校92年龄段梯队球员,曾入选国少队,在足校毕业后,他没有能够成为一名职业球员,反而考上了上海体育大学,毕业后他选择了母校,“他的入职报告直接就是英文做的,我们外教看了之后,都惊呆了。”谭朝晖说。

“老教练是我们的财富,新教练是我们的未来,我们会更多地从我们的学生中选拔优秀教练,就像以前我们上大学的时候,好多团支部书记、班长都留校,大学也知道留住最好的人才,那么,我们目前也在进行这方面的工作,当然,鲁能退役球员同样是我们选择的重点,而其他有志于青训的人才,我们一律欢迎。”谭朝晖告诉记者。

[应对]教练职业化,待遇和机遇

“之前的时候,上级单位曾经有一个调研,说我们足校的教练员说了,待遇不是关键。我说,教练员没有说实话。教练员和球员一样,上级领导来了,总要说些场面话,但签合同的时候,你少给他们钱试试。这一方面是经济问题,另一方面其实也是尊重。”谭朝晖给记者讲起了故事。

谭朝晖随后表示:“所以,现在我们为了保证教练团队的稳定和质量,我提出重点抓两条:第一,教练员待遇。这个就不用说了,足校最优秀的教练年薪已经到了30到40万。第二点,带哪支球队,也就是给教练员机遇。这一点很关键。你如果带队取得了冠军,有了很多出色的球员,这个时候,你可能不用说话,学校就心里打鼓,就会主动找你谈待遇了。这和队员一样,队员入选国家队了,你不给他提高薪资,他会同意吗?

“人资部其实也研究过很多措施,比如过节送个蛋糕卷啊,给家属报销差旅费啊之类的。我说,你一辈子不送蛋糕卷,你只要解决了待遇和队伍这两个关键,他一辈子也不会走。当然,包括家属住宿等,我们早就解决了,一个教练员,每个学期家属可以在我们的酒店住一个月。”说起这些,谭朝晖的口气才稍稍轻松了一点。

谭朝晖说,学校必须树立教练员为核心的办学理念:“前几天,我和我们教练员喝了一顿酒,我们聊了很多,他们说了很多心里话。为什么要喝酒?因为这些话是不可能在办公室里说出来的。教练员也跟我说,我们教练员在学校里待遇最差,哪个部门都可以管理我们,都可以扣我们钱,我说,这是管理,但管理归管理,教练员和教师,是我们真正的骨干,是我们的核心资源,我们学校的一切行政官员和后勤部门,都必须为他们做好服务。”

为了更好地管理教练员团队,鲁能足校也正在推行教练员职业化,谭朝晖告诉记者:“青训教练职业化,在欧洲早就实行了,我们聘请卡斯特罗的时候,他和波尔图就有三年的合同,如果离开必须赔偿。现在,我们也会采取这样的办法。姜鹏带了U13夺冠,今年带了

U14夺冠,他还想带U15,我给姜鹏实实在在说,我说你给我签三年合同,就像管理职业球员一样,你三连冠,如果有人来挖你,你需要给我补偿,如果你愿意留下来,我肯定会根据你的成绩随时随地提升待遇,当然提高待遇的同时也会延续合同。我希望的是,用这种职业化的做法,让学校和教练之间的合作稳固和持续下去。

“我们也在出台教练员培训计划,包括把年轻的教练员送到巴西,送到欧洲,半年或者一年的学习,但你出去之前,也必须和我签订合同。”谭朝晖告诉记者。

在教练员开始出走,且学校招生越来越多的情况下,鲁能足校也出现了更多的外籍教练,目前鲁能足校外籍教练团队已经超过10人,同时,鲁能足校把外籍教练团队和本土教练团队统一管理。

谭朝晖表示:“我给他们一个环境非常好的办公室,同时制定了教练员帮训的方案,你上午带队训练,下午的时候就去给别的队当助教,你下午带队训练,上午就来做早课,做训练计划。我们必须优化配置教练员资源,也把教练员的才能最大程度发挥出来。”


如何用好巴西基地?

10月16日到10月27日,全国U17联赛第四阶段在鲁能潍坊足球学校打响,被寄予厚望的山东鲁能U17梯队最终名列第五,和冠军江苏江阴有3分的差距。

这支99年龄段球队,一度是鲁能足校的骄傲,比如球队中的后防核心赵剑非,一度成为97国青队的主力中后卫。这支球队更取得无数辉煌,在他们U15年龄段期间,球队一度包揽U15联赛、U15锦标赛和U15耐克杯六项冠军。而在更早之前,该球队在U13年龄段曾经创造过国内比赛44战39胜,进229球丢14球的纪录,外战欧洲和日韩球队,战绩也是10胜2平7负占据优势。

U17怎么了?很多球迷都在问。采访期间记者也了解到,U17无缘冠军,固然有运气等外部因素,但也和鲁能留洋战略也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这实际上,也牵出了鲁能留洋和海外基地的发展、检讨以及未来方向。

U17错失冠军运气和留洋双重因素

"实际上,在第四阶段开始之前,我们的积分情况并不好,当时和前面的球队有5分的差距(当时是8分,因有退赛球队补充了3分),但即便如此,我们也想努力争取冠军,而且,我们打得确实不错,只输了一场比赛,但最后还是和冠军无缘,而最后,我们和江苏的积分差距恰恰是3分。这其中,我们有应该拿下的比赛没拿下,比如和新疆,最后非常低级的失误被绝杀。其实,还有些别的问题,但我们不好说,我想说的是我们自己的问题。"谭朝晖告诉记者。

在谭朝晖看来,鲁能巴西基地和海外留洋计划,整个计划非常好,但在具体实施过程中还是出现了一些问题,鲁能99年龄段球队恰恰遭遇了这个问题。

"当时我们的计划非常好,巴西方面,我们的孩子去了9个月,签证的最大期限,期间也没有参加中国足协的比赛,我们这个队伍,是夺了'耐克杯'的冠军过去的,但到了巴西之后,我们其实是打不上当地的正式比赛的,只能打邀请赛,再加上语言等问题,造成了一系列问题。比如说,有些比赛会造成一种假象,我们1:0赢了圣保罗,但实际上当时人家在这个年龄段有很多球队,比如本部有A、B队,卫星学校也有很多球队,中国球队去了,人家就派出一个卫星学校的球队。现在,经常会看到中国球队击败了国外某知名俱乐部梯队的报道,我就想,人家队伍的性质,你究竟搞清楚了没有。

"去巴西的时候,我们为孩子想得其实很周到,比如教育方面,我们也搞了远程教育等等,以保证他们的教育,但孩子到了那边很难静下心学习。最初,我们为了全盘巴西化,让中国孩子和巴西的孩子住在一起,他们没法交流,但可以通过手机软件交流,但过了一段时间,结果又成了中国孩子和中国孩子一起玩。再加上时差问题等等,晚上中国孩子要和家里人聊天,又影响了巴西孩子,最后,我们还是让中国孩子和中国孩子住在一起了。

"从巴西回来的时候,锦标赛我们打得并不好,一个被我们当做球星培养的孩子告诉我,说他不想踢足球了,我说为什么啊,他说他也说不出为什么,就是不想踢足球了。没办法,我们不断做工作,直到他回心转意。可以说,当时孩子心都散了。到了今年上半年,球队打得还是不行,后来,我们让华爽担任助理教练狠狠地抓了一段时间的队伍纪律。此后,郭侃峰担任主教练,西蒙担任执行教练负责技战术,最后,球队终于打出来了,但因为前面没打好,球队也正在逐渐恢复心气和状态,再加上第四阶段比赛中自身的一些问题和其他问题,我们最终还是没有能够夺冠,非常遗憾。

"后来,我也给孩子们道歉,我说,你们都是好孩子,是我们没有安排好,我给你们检讨,但你们也要给我检讨,你们没有做好自己,自律能力太差,大家要一起检讨和努力,把失去的荣誉夺回来。"

谭朝晖说,他最高兴的是,孩子们现在缓过来了,一支优秀的球队,经历了挫折之后没有垮掉。

青训检讨和方向巴西基地的两个定位

"其实,不仅仅是留洋的问题,我们自身的管理也在检讨,中国足协规定16岁可以签职业合同之后,我们根据评价体系,把孩子分为A、B、C三级,然后有对应的薪酬,这个办法看起来没问题,但孩子很快彼此之间都知道了自己的定级和薪酬,然后是什么情况呢?替补毫无进取心,他们认为自己根本踢不上鲁能一线队了,以后上个大学就行了。主力更不踢了,我主力了,还用再努力吗?"谭朝晖在反思学校的管理。

不过,谭朝晖更加注重海外基地的建设和调整:"我们更注重的是巴西基地的建设和方向。现在,巴西基地未来的思路已经明确下来,有两个定位,第一个定位,优秀的孩子,继续在巴西DB俱乐部踢球,这是融入式的,有97、98的张源书,曾宇明和段刘愚,也有99、00的有何统帅他们。现在,巴西DB俱乐部进入了圣保罗A3联赛,也就是圣保罗第三级别职业联赛,DB原来只打U20联赛,其实U20联赛质量很一般,只有没有进入职业联赛的孩子才会打,但A3联赛是真正的职业联赛。现在有俱乐部说要全华班,我想说的是,以后我们不用全华班,但我们也不买外援了,我们就把DB俱乐部的孩子,包括巴西的孩子调过来,让他们征战中超。当然,这是以后的事,是俱乐部的战略。

"第二个方式,就是派队了,于远伟的U15和姜鹏的U14,在去年和今年都在巴西待了两个月。为什么是两个月呢?因为目前中国联赛的间歇期是两个,两个月期间,他们不断比赛,以整队的形式接受高质量的锻炼,我们也更加注重对手的寻找。比如姜鹏的U14,去了两个月,打了20场比赛,质量和密度非常好,这次孩子们回来之后水平提高非常快。周赛制之后,我们会根据具体的情况,调整我们整队出访的时间。未来,我们整队的定义就是U14,因为巴西规定14岁之后才能整队入驻基地,而且这也是孩子技术成长非常关键的阶段。"谭朝晖说。

更多